围产期孕妇B族链球菌感染的研究现状

转载:佚名 妇产科论文 2020-03-02

B族链球菌是革兰氏阳性兼性厌氧性球菌,围产期妇女发生感染的几率比较大,能够引起不良的妊娠结局,严重影响新生儿和产妇的预后。对围产期妇女进行GBS筛查并对阳性患者进行积极的干预,能够显著提高母婴的预后。本文对国内外关于围产期孕妇GBS感染的现状做一综述,旨在为我国开展围产期GBS筛查做可行性分析。
【关键词】B族链球菌;围产期;妊娠结局;新生儿
B族链球菌(group B streptococcus,GBS)广泛的存在于人和动物的胃肠道和尿道内,是一种革兰氏阳性兼性厌氧性球菌,属于条件致病菌,尤其育龄期妇女的泌尿生殖道内比较常见,在妊娠后会发生感染,造成胎膜早破、流产、早产、胎儿生长发育受阻等不良的妊娠结局,严重者可引起新生儿脓毒血症。在我国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开始进行围产期GBS感染的研究工作,鉴于没有统一的检测方法和诊断标准,文献报道的GBS感染率和对妊娠结局产生的影响差异比较大,现将国内外围产期妇女GBS感染的研究现状进行综述。
1.致病机理
大多数研究证实GBS的致病能力与各种致病因子具有较大的相关性,如荚膜多糖、神经氨酸酶、脂磷壁酸等,根据细胞壁上S物质的差异可将GBS分为10个血清型,毒力最强的为Ⅲ型,因为脂磷壁酸和神经氨酸酶含量最多。GBS能够表达两种特异的打孔素β-溶血素和协同溶血素,这些物质能够帮助细菌穿过宿主细胞的细胞膜并提高细菌在宿主细胞内的存活能力和扩散能力,与此同时由其基因编码的CPS、超氧化物歧化酶等因子可帮助细菌逃避宿主免疫系统的识别从而形成免疫逃避,而荚膜多糖中所富含的唾液酸能够阻止C3补体的沉淀作用和宿主免疫细胞的吞噬作用[1]。
2.流行病学调查
大量研究结果证实围产期GBS感染存在一定地域差异和种族差异,欧美国家的妇女细菌携带率在10%~35%之间,如果不实施抗生素预防,新生产儿的感染率为0.5%~4%,这种感染患儿的病死率高达50%以上,在实行孕期GBS筛查配和抗生素预防后新生儿的感染率发生明显的下降,而病死率降低至1.5%左右。1995年我国学者对北京地区的产妇和新生儿进行GBS培养,结果显示阳性率约为13%左右,近年来,围产期妇女的GBS带菌率呈逐年上升的趋势,最高达18.1%,由于试验方法和诊断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同时存在很大的地区差异[2]。
3.对妊娠结局的影响
围产期产妇感染GBS后会造成多种不良的妊娠结局,主要有以下几种:
3.1胎膜早破
GBS具有较强的穿透力,吸附在直肠、尿道上的病原菌会直接上行感染胎膜,通过炎症细胞的吞噬作用和细菌自身所产生的蛋白水解酶进行直接侵袭,这样会引起局部胎膜的张力降低,再者,一旦发生炎症,孕妇的胎膜会发生水肿变性,在代谢产物的作用下胎膜张力降低后会出现早破,有研究结果证实,胎膜早破的产妇GBS阳性率为19.17%,显著高于胎膜正常组的5.33%[3]。
3.2早产
GBS感染围产期孕妇之后会引起白细胞介素-1、白细胞介素-6、前列腺素以及磷脂酶A等因子的释放,各种因子综合性的作用会引起胎膜早破,细菌以及其他病原微生物极易侵入宫腔,引起羊水、胎盘、胎膜等发生大面积感染,刺激孕妇子宫收缩后会在妊娠晚期引起早产或流产的妊娠结局。
3.3宫内感染和产褥感染
绒毛膜羊膜炎的一个独立危险因素就是GBS感染,其危险性和生殖道带菌量呈正比,孕妇发生GBS感染之后进行生产,产后发生子宫内膜炎、盆腔炎以及败血症的几率要明显升高;孕妇发生感染后胎儿会相应的发生炎症反应综合征,这是造成新生儿脑瘫或慢性肺部疾病的原因之一,情况比较严重会引起胎儿在子宫内死亡。还有研究结果证实,GBS筛查阳性的孕妇发生胎儿窘迫、绒毛膜羊膜炎和新生儿肺炎的几率也比较高,但是也有报道称产褥感染率、羊水污染发生率以及新生儿败血症的发生率无明显改变。
3.4对新生儿造成的影响
根据感染的时间可将新生儿GBS感染分为早发型和晚发型两种,如果围产孕妇生殖系统有GBS定植,那么经阴道生产的婴儿有50%会发生GBS携带,其中有2%~3%的新生儿会发病。所谓早发型感染是指在生产后72h内新生儿发病,主要是产道定植的GBS等细菌上行感染羊膜腔引起的,这类感染的患儿主要是由母婴垂直传播而发生的,占全部患儿的80%以上,患儿主要以肺炎和败血症为主要病变,随着现代医学的不断进步,发病率逐渐降低至0.5%并始终维持在一种动态平衡的状态。晚发型感染是指婴儿出生72h后发生感染,患儿大多表现为脑膜炎的症状,病死率在20%左右,存活的婴儿有15%~30%存在智力障碍、运动障碍、偏瘫等严重后遗症,预防性使用抗生素对晚发型患儿缺乏有效的预防作用。
4.检测方法研究进展
临床检测本病主要使用细菌培养、抗原抗体检测、荧光原位杂交以及核酸探针技术等,其中细菌培养是诊断感染的基本手段,但是在孕妇的生殖道中存在很多种细菌,如果使用普通培养基进行病原菌分离的话GBS会收到抑制,这样漏诊的概率非常大,1996年CDC推荐使用含有萘啶酸和庆大霉素的选择性培养基进行培养,而后来有学者提出这种病原学检测方法的效果并不理想,改用普通培养基检测妊娠妇女GBS带菌率仅为3.4%,因此适合中国国情和人群特征的检测方法还有待研发[4]。ELISA检测技术具有快速、敏感、特异性高的优势,目前在美国FAD已批准美国BD公司生产的ELISA检测试剂盒应用于临床,国内也有商业化生产的GBS PCR检测试剂盒用于临床,其他一些分子生物学检测方法由于价格、效果、特异性等原因尚未广泛应用,仅限于科研。
5.防治
CDC在1996年、2002年、2010年先后发布并修订了关于GBS的防治指南,围产期孕妇常规开展GBS筛查,对具有高危因素或筛查阳性的患者在生产的过程中使用500万U首剂量的青霉素G进行静脉点滴,然后使用250~300万U/4h进行静脉点滴直至分娩为止,备选药物使用首剂量2g,随后使用1g/4h剂量的氨苄西林;对于青霉素敏感的患者可经皮试反应后使用首剂量2g,随后1g/8h的头孢唑啉直至分娩,对于头孢类抗生素过敏的患者可使用克林霉素、万古霉素等药物进行预防。近年来,研发安全有效的疫苗进行免疫预防是有效预防和控制GBS感染的热点。
6.小结
相对于欧美国家来说,在我国缺乏为围产期GBS感染的系统性研究,许多文献资料中的数据之间由于研究方法、判定标准都存在很大差异,甚至出现矛盾之处,对于GBS感染造成的不良结局仍需要更多高质量的研究以做出准确的评估,以便为GBS筛查策略的制定和防治方法的研究提供有力依据。


樱花的泪 关注

荣耀作家V5 .发文4534篇. 被2人关注


评论




相关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