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班幼儿结构游戏案例分析

转载:佚名 幼儿教学论文 2020-01-30

  一、案例背景
  结构游戏是该幼儿园教师安排次数最多、游戏时间最长的游戏,也是幼儿自主游戏时进行频率最高的游戏。教室内的游戏材料之中,结构游戏材料数量最多、种类也最丰富。主要包括积木建筑游戏材料、积塑构造游戏材料、拼图游戏材料和穿珠游戏材料。其中幼儿最偏向于积木和积塑材料。由于幼儿游戏时间多以进行结构游戏为主,本人观察结构游戏的时间和次数也相对较多,从而发现了一些问题。现选取该幼儿园小班幼儿的一次结构游戏活动为例进行分析。
  二、案例描述
  在小四班的一次结构游戏活动中,幼儿被随机分为两组围坐在教室里的两张桌子旁边。马老师说:“我把装有积木的小筐子放在桌子中间,大家从筐里拿积木。一次只能拿一个,拿一个用一个。要是有小朋友抢别人的玩具,他就不能玩了,只能坐在墙边看其他小朋友玩。”马老师给每组放过积木后,小朋友们就马上玩了起来。马老师则坐在一旁玩手机。由于积木数量较少,有的小朋友之间发生了争抢积木的情况。马老师抬起头调节矛盾,并重申抢玩具的小朋友就不能玩了。过了一会儿,幼儿基本上都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作品。已经完成建构的小朋友没有拆掉重新建构,而没有完成建构的幼儿只是不断摆弄自己拿到的仅有的几块积木。整个游戏活动过程中,马老师除了重申规则的时候抬起头,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自顾自地低头玩着手机。
  三、案例分析
  幼儿游戏具有社会性、对象性、主体性和发展性的特征,真正的游戏能使幼儿通过游戏获得游戏性体验,兴趣性体验、自主感体验以及胜任感体验。上述两个案例都是与结构游戏有关的。结构游戏又称建构游戏或造型游戏,是指儿童运用积木、积塑、金属材料、泥、沙等各种材料进行建构或构造,从而创造性地反映现实生活的游戏。结构游戏始于3岁左右,一般从简单的积木游戏开始,随着幼儿年龄的增长和认知水平、动作技能的发展,结构游戏也趋向复杂化、多样化,并常常出现在扮演角色的游戏中。
  (一)理论分析
  案例中所描述的是幼儿园小班的一次结构游戏的情景,该幼儿园小班的孩子基本都是3-4岁的幼儿,处于这一阶段的幼儿的一个显著进步就是逐渐摆脱自我中心,学习按指令行动。在成人的指导下,他们形成了许多日常生活、游戏和学习活动时所必需的生活自理能力。3岁幼儿对别人的意见、别人感情的反应敏感性增強,当做错事受到成人批评时,会感到害羞、难为情。羞耻感的出现,为幼儿遵守集体规则提供了动力基础。幼儿能够在操作摆弄物品时逐渐认识了一些事物的属性。他们的注意很不稳定,易受外部环境的干扰。由于有意注意水平低下,幼儿观察的目的性较差,缺乏顺序性和细致性。3岁幼儿的思维缺乏可逆性与相对性,思维大多由行动引起,一般先做后想,或者边做边想,不会思考好以后再做。
  小班幼儿在结构游戏中的特点是对结构动作感兴趣;结构时无目的,不会事先构思要结构什么,只是当人们问起时,才开始注意并试图给予一个名称;这也就是丁海东所指出的:“小班幼儿对于建构物的操作前命名往往很难实现,很多幼儿都是在建构成形后才给最后建构物命名的。有的小班幼儿对正在建构的物体会进行多重命名,不断变更建构着的物体名称,这也是对最后建构物假想不清晰的标志。”这与3-4岁幼儿想象活动没有目的、没有前后一贯主题的表现也是相对应的。
  建构主义认为,教师是学习的组织者,教师应当发挥“导向”的重要作用,发挥教学组织者的作用,调动学生的积极性,帮助他们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幼儿游戏是幼儿主动建构的学习过程,幼儿通过游戏来学习,同时在游戏中得到发展。教师对幼儿游戏的干预过程,正是体现了教师的“导向”作用和幼儿的“主体性”相结合的原则。
  (二)实际分析
  结构玩具作为一种素材玩具,为幼儿的结构游戏提供了想象创造的广阔天地。可是由于积木数量较少,平均到每个幼儿手中的积木无法满足幼儿建构的需求,所以幼儿之间发生争执、甚至出现抢玩具的现象都是不可避免的。完成作品的幼儿因为害怕自己的积木被其他幼儿拿走,因此不敢拆掉已经建构好的作品去完成其他建构。而没有完成建构的幼儿明显受到教师制定的游戏规则影响,无法根据拿到的几块材料完成自己的建构。游戏材料是可以刺激幼儿动手操作、展开想象思维的物质基础。丰富适宜的游戏材料对于幼儿建构事物意义、扩展幼儿的知识经验有重要作用。所以结构游戏材料的不足直接影响幼儿游戏的进程和效果,间接影响到幼儿想象力和创造力的发展。
  在这次的结构游戏过程中教师对于游戏的干预仅仅限于纪律的维持,这也就等于教师将教育置于消极被动和无所作为的地位。刘焱在《幼儿园游戏教学论》中指出“游戏在幼儿教育领域中,从来就不是纯粹的‘自然’活动,而是负载着一定的教育理念的教育活动。” 教师的指导是发挥结构游戏教育作用的关键。由于幼儿年龄特点的局限,他们在游戏中反映出来的各种要求、思想、能力、行为、认知水平等问题,都离不开教师的合理帮助、正确指导。案例中的教师虽然在游戏的选择上给了幼儿很大的自由,却同时出现了放任现象。教师并没有参与进去加以适当引导。教师没有引导幼儿说出结构物体的名称,也没有引导幼儿理解和明确结构的目的性。游戏是促进幼儿发展的途径而不是惩罚幼儿的手段。游戏本真意义在于游戏的“自由”。教师在指导幼儿游戏过程中,应该是幼儿学习的促进者和引导者,而不是纪律的维持者和幼儿的惩罚者。
  四、案例总结
  (一)主体问题
  案例中有两个很突出的问题:一是结构游戏材料不足;二是教师在游戏过程中的指导不到位。
  (二)对策和建议
  (1)结构材料是结构游戏展开的物质基础。幼儿是否对结构游戏活动感兴趣,是否能够顺利地开展游戏活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结构材料的提供。因此结构游戏材料要丰富、有层次,不能一成不变,而要根据教育目标和幼儿的发展需求,定期或不定期的进行调整、补充。而且,在投放结构游戏材料时教师应注意:
  ①材料的投放既要符合幼儿的年龄特点和游戏需要,又要照顾到不同幼儿的能力差异。

纵是情深 关注

荣耀作家V5 .发文4534篇. 被2人关注


评论